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6日悍然參拜靖國神社,不僅引發中、韓等亞洲國家的強烈抗議,也令日本的盟友美國大為“不悅”。安倍遂於27日使出手腕,緊急向美國奉上一份大禮:當天,日本沖繩知事批准一項填海造地計劃,為美軍在沖繩沿海地區興建新基地掃清道路。
  美國從“不置可否”到批評反對
  在日本政府領導人參拜靖國神社問題上,美國政府過去一直採取“不置可否”的態度,但此次安倍悍然參拜後,美國各層面官員卻接連公開表示反對。
  26日當天,美國駐日本大使館“罕見地”發表聲明,對安倍的參拜舉動表示失望。這份“此前沒有先例”的聲明直言:“日本領導人參拜靖國神社以及最近的言行加劇了地區局勢的緊張和惡化,這些舉動讓美國政府感到非常失望。”聲明還稱,今後會對安倍在歷史認識和日本未來走向方面的言行“高度關註”。新任美國駐日本大使卡洛琳·肯尼迪也“罕見地”對本國的“親密盟友”提出批評,表達了對安倍政府的失望。
  27日,美國的“失望”繼續提高級別,美國國務院也發表聲明稱:“日本是(美國)有益的聯盟和朋友,但是,對於日本領導人惡化與鄰國關係的舉動,我們感到失望。”同一天,美國的“失望”從口頭表達延伸到行動。當天,曾在識別區立場上力挺日本的美國防長哈格爾取消了同日本防衛相小野寺五典的電話會談,以表達對安倍參拜的不滿。
  “這次美國是真心對日本不滿了”
  作為美國基於條約必須要保護的國家,此前除了貿易問題外,美方幾乎沒有批評過日本政府的具體做法。既便是在2001年至2006年,時任日本首相的小泉純一郎年年參拜靖國神社,當時的布什政府也從未出面批評過。為何此次奧巴馬政府一反常態?
  美國前總統布什的高級助理米歇爾·格林稱,“這次美國是真心對日本不滿了”。他分析說:“與其說美方的表態是對日本道德層面上的不滿,不如說真的是發自內心的失望,因為目前日美同盟正處在關鍵時期,但日方的舉動卻偏離了這一方向。”
  格林所指的美國“發自內心的失望”並非無端猜測。事實上,早在安倍參拜之前,奧巴馬政府就多次暗示、明示安倍不要冒然行事。
  今年10月,美國國務卿克裡和國防部長哈格爾在訪日期間曾前往一處公墓,祭奠日本的無名戰爭亡靈。此舉當時被日美媒體解讀為美國告誡日本領導人不要參拜靖國神社。
  近一個多月以來,日本媒體多次傳出安倍很可能在執政一周年之際參拜靖國神社,再度引起美國警覺。為此,美國前負責亞太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坎貝爾借10月31日在東京參加研討會之機,公開警告安倍遠離靖國神社,並指出參拜行動必將把日本與中、韓等國的關係推向危險境地。
  據一名美國政府官員向共同社透露說,在26日安倍參拜前,美國仍在通過非正式渠道反覆要求安倍不要參拜靖國神社,並表達了美國對安倍參拜可能激起亞洲鄰國強烈反應並引發重大國際問題的擔憂,但安倍還是執意參拜,而且在參拜前一小時才通過美國駐日大使館知會奧巴馬政府。
  更令奧巴馬“失望”的是,安倍參拜靖國神社的做法也使奧巴馬本月早前派遣拜登前往亞洲調停中日、日韓關係的努力付諸東流。本月1日至8日,拜登先後對日本、中國和韓國進行訪問,會見三國元首,大有調停中日、日韓矛盾之意。然而,拜登前腳一走,安倍就以首相身份參拜靖國神社的舉動,使美國官員不得不承認美方幫助日本修複同中、韓兩國關係的努力“徒勞無功”。
  “安倍歷史觀點與美國產生了嚴重分歧”
  美國政府的“失望”與“不悅”還來自對安倍的“不信任”。
  今年8月15日安倍未進行參拜,並呼籲就改善日中、日韓關係進行對話的舉動,曾一度獲得美國的認可。然而,在之後的4個月時間里,安倍非但沒有促談舉動,反而徑直走向參拜之路。安倍此舉等同於給了美國一記耳光,迫使美國不得不承認日本對中日韓未能實現首腦會談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專司靖國神社歷史地位研究的東京大學教授高橋哲哉分析說:“安倍晉三這是在火上澆油,對日本與亞洲國家的關係而言,絕不是什麼好兆頭。”
  隨著美國在亞太推進“再平衡”戰略,美國政府一直希望日本在本地區發揮更積極的軍事作用,以制衡中國。早前,美國支持安倍通過《特定秘密保護法案》和提升自衛隊,也是為了讓日本多分擔盟友的防務負擔,但前提是日本仍是美國的“小弟”,得聽“大哥”的部署與指揮。可對於安倍而言,戰略的邏輯並非如此。作為首相,安倍想振興日本長期萎靡的經濟,而且他堅信日本重新獲得的經濟實力只是一個手段,真正的目標是建設一個更加強大、更加自信、擁有完備軍隊和二戰時期自豪感的日本。“到最後,安倍晉三的歷史觀點與美國產生了嚴重分歧。”高橋哲哉說,“畢竟,安倍晉三並不相信美國建立的戰後秩序。”
  高橋哲哉認為,對於一些美國官員而言,日本非但沒有成為一名牢靠的盟友,反而因為其言行激起了中、韓等國更大的不滿,形成了另一個亞洲新問題。
  一位美國官員也透露說,對於安倍的歷史修正主義姿態,美國非常不高興。這位官員稱,美國政府在草擬對安倍參拜舉動的聲明時,起初打算使用“表示遺憾”、“表示關切”這類的詞彙,但白宮與國務院相互協商後決定使用更加強烈的語氣。
  安倍花大價錢奉上沖繩基地新址大禮
  儘管執意行事,但美國的“失望”與“不悅”還是出乎安倍意料。安倍27日說:“我將真誠地為獲得美方理解而努力。”
  雖然安倍希望收拾局面,但美國此前曾非正式地要求安倍不要參拜,因此安倍想要獲得理解似非易事。或許意識到了這一點,安倍政府27日給美國奉上了一份大禮。
  27日,久拖不決的沖繩美軍基地搬遷問題在擱置17年之後突然獲得重大進展。當天,日本沖繩縣知事仲井真弘多批准了一項填海造地計劃,為美國海軍陸戰隊普天間基地遷出沖繩島的人口稠密區、在沿海地區興建新基地掃清了道路。
  自二戰以來,美國一直重視沖繩的戰略重要性,曾將其作為越南戰爭的中途補給基地。目前,美國在沖繩縣內仍有34處軍事基地,占美國在日本所有基地總數的四分之三。由於軍民衝突、摩擦不斷,沖繩居民多年來一直尋求美軍遷出。重壓之下,美國提出將普天間基地由人口密度較大的沖繩縣中心區遷往該島北部的沿海地區,但沖繩居民仍強調反對美軍在沖繩縣另尋新址,要求直接關閉普天間基地。此前,沖繩縣知事仲井真弘多也堅定持“關閉基地”立場,甚至被日本中央政府視為眼中釘。然而,27日他突然批准填海造地計劃,暗示同意美軍繼續駐留沖繩。
  有日本媒體分析稱,現年74歲的沖繩知事此番立場大逆轉是源於安倍的“利誘”。上周,安倍在與他會晤時承諾將在2021年之前每年註入巨資發展沖繩島經濟。東京一橋大學名譽教授加藤哲郎說:“安倍一擲千金,換得沖繩縣知事點頭,這在華盛頓為他輓回了一些顏面。”
  有分析人士也指出,沖繩知事的一紙協議將大大改善安倍在美國的形象,美國預計將就此淡化對其執意參拜靖國神社舉動的批評。
  一位五角大樓官員28日表示:“在日本與中國關係緊張之際,雙方就普天間軍事基地達成協議意在向外界展示美日之間的長期戰略伙伴關係。這在亞太地區有象徵意義,說明美日之間的關係是21世紀關係,是能解決一切複雜、困難和重大政治問題的成熟現代關係。這有助於美日高層從這一問題的困局中解脫出來,專註於該地區更大的戰略問題。”美國防長哈格爾隨後也發佈聲明稱:“這對於美國的亞太再平衡來說非常重要。”
  本報北京12月29日電  (原標題:安倍拜鬼之後又出招讓美國轉嗔為喜)
創作者介紹

雪橇

df12dfxr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